不舍岐黄拳拳心--理平医传(三)

不舍岐黄拳拳心--理平医传(三)

2018-04-11 11:03:30 来源: 本站原创 !举报

分享到

更多

第一次学习现代医学诊治(我的一位现代医学老师)

68年夏秋,为了能有饭吃,我来到甘肃陇西旁,一个叫南家沟的小乡村。在这里,我认识了兰州医学院毕业的女医生李阿姨,因为当时的国家政策和工作需要,她带看5岁小女丽丽,在乡村里行医。她是那里唯一的医务所医生,我便跟上她学医,那年我刚18岁,而李医生三十五、六岁,她和小女住,觉得很孤单,晚上出诊没路灯害怕,我便多时陪她住,出门帮她打手电筒。她非常高兴的教医学知识给我,以当时出版的一部《农村医疗手册》为主要题材。我跟李阿姨先学现代医学的肌肉注射,最记得当时,她单独给我讲肌肉注射的要领,如何消毒,反复强调注射部位后,让我打针,但我仍不敢实施,于是有一天,当我抽好药物,将针管递向她时,她抓住我的手,摆正手式,一起扎了下去。我从此学会了打针,之后还学会了输液;伤口缝合、包扎、换药;为产妇上门接生;最精彩的是实践学习流行性小儿麻疹合并肺炎的鉴别诊断、治疗。小孩子高烧昏睡,嘴唇干裂,麻疹已出齐至耳后,脚底,输液加青霉素,病情很快受到控治。那时没有抽血化验,没有现在医院的任何检查器械,就凭一个听诊器,一个体温计,听患儿肺部干湿啰音,量一量发烧多少度、观察咳嗽状况、呼吸有无喘息,有无鼻翼扇动,还有皮肤麻疹的色泽等等来断病,但每每都准确无误,诊治卓有疗效。每日跟着李医生起早贪黑,不分昼夜的为农村穷苦人医治疾病,看到病孩子好了,就欣喜无比,那时候,药物是国家提供的,没有分文钱的利益,我们的收获,是所到之处,由衷的感谢声不绝。

20180411521343578.jpg

我与李医生一起,虽不到一年时间,但她的急病人所急,不管在狂风暴雨的半夜,还是在严寒星耀的临晨,不管是忍肌忍渴,还是每每忍心将5岁的爱女暂留家中,她总是第一时间赶到最需要救治的病人面前。五十年过去了,虽然我已想不起李阿姨的名字(因我只听到过一次她的名子,之后,她的名字就是李大夫)但这段实地学西医、行医的经历,依然记忆犹新,历历在目,仿佛就发生在昨天--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