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舍岐黄拳拳心--理平医传(二)

不舍岐黄拳拳心--理平医传(二)

2018-04-11 10:35:54 来源: 本站原创 !举报

分享到

更多

没多久,刘老前辈也遭迫害不得安宁,文革掌权者又下放师母去农村,一年后我的老师也跟随去了青海西宁。

1985年,刘尚万前辈离休青海西宁市,我和表妹去看望他,向他汇报我冲破重重障碍,以优异成绩,毕业于甘肃省唯一的一所中医学院,终于成为一名有处方权的正式中医,至今已行医几年。我向他汇报诸多成功的病案,请教他在这些病案处理中,还有无存在不足之处、、、等等,除了吃饭睡觉的时间,我们师徒,一谈就是两天医学话题。临走,师傅笑着对大家说:“我这徒儿是精灵鬼,她来西宁看师是假的,前来西天取经才是真啊,说完,他老人家先哈哈大笑”。那时太贫穷了,没什么孝敬老师,只带了一点百合,几个苹果,反而吃住都打扰了师母一家人,至今都在心中有一份亏欠。

已经失传的水盆中识脉法-我的第二个中医老师

陇南武都地,有大名医张子英,医术高超,善长内、妇、科,因他许多次将医院断为不治者,自行接收,在家中治愈,故而在当地一方口碑甚响。家父曾是这个地区的行政官员,又与张医师有交情,两家常有来往。我跟刘老前辈学医后,父母很高兴,很支持,总说:你刘伯医术好,但一定要学来张子英院长高超的妇科本领,还说张子英医生早年,为了向一位前辈学来医治妇女病绝技,扛上半只猪,走了二百里路拜师,留下遐迩皆知的佳话美谈。既然你要学中医,就要将张医师的妇科本领学到手。

20180411844194641.jpg

张子英医师原本是城关公社医院院长,因受妒遭人陷害,那一年由院长被开除在家,头上戴了个坏分子冒子,日子非常艰辛,平时,父亲每月让我偷偷送去5元钱,让他们能将分配的口粮买回来,所以我也很熟悉他家。既然父母如此看重他的医术,我心中也非常认同,有一天我便自已登门,充满自信的请求拜师。他闻言先一愣,遂望着我良久,慢慢犹疑着说:“你父一向有恩于我,我若能为你家教一个中医徒弟,义不容辞。只可惜你是一个女孩,女孩子顶多学一个乡村小医罢了。这样吧,回头让你弟弟来学好了。”

听了他这样讲,我心中非常不服气,女孩子怎么了,刘伯伯都没嫌弃我是女孩,还说只要努力,定能成为正真的中医。张医师却说女孩不行,我失望的看着张医师,没回答他,却在心中暗暗发誓,将来一定要学成超越他医术的大医生。虽然这样,由于我经常上门,带着问题向他请教,他仍教授了我鲜为人知的水盆中识脉法!妇女病的边缘治疗,及慢性低热病的识证治疗等等,这些珍贵的理论和药方,一直陪伴了我40多年,每每参考应用于临床,都疗效神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