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舍岐黄拳拳心--理平医传(一)

不舍岐黄拳拳心--理平医传(一)

2018-04-11 09:51:13 来源: 本站原创 !举报

分享到

更多

我用近五十年的行医生涯,不断努力学习、悉心研究、思索演练《黄帝.内经》医理,至今却仍是略晓皮毛。

但我因师承诸多大家,早年在农村基层医院实践较丰,医德、医道、医术,总算称得上慱采众家之长而补拙。

我十六岁开始学医(当时未想过学中医,还是学西医,只是想学会能治好人们疾苦为目的高明医术)。

20180411441901334.jpg

我学医拜的第一位师父,是老中医刘尚万前辈。

刘老前辈是老红军出身,他十二岁参加红军,从家乡(甘肃徽县)跟上队伍走,因为年纪太小,被分配到了卫生队,从此便学习各种医疗卫生知识,为军队服务。他常对我说,红军是特殊的集体大家庭,行军路上,大家吃睡都在一起,发生疾病常常扩散很快,因此,部队解决出现的流行性问题,例如感冒,腹泻,皮肤疮疡等疾病,要求快速控制,数日内彻底解除疾病,以防传染蔓延,影响行军打仗。由此,部队就有了许多珍贵的偏方,验方,千金难买的宝贵医疗经验。刘老伯还对我说,走了万里长征路,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令他最开心,最不想舍弃的,是医疗工作,而最最好的工作就是学中医,做中医,能不受年龄限制,一辈子为人民服务。

他收我为徒的时间,约在1967年初夏。当时他任甘肃省陇南地区卫生局长,同时兼任地区医院院长。家父当时是地区文教局长,家居住房和他家分在两隔壁,每天出出入入,抬头不见低头见,这可能就是有缘拜刘老为师的起因。

20180411302150415.jpg

刘老收我徒,就安排我认识中医针炙,脉理,中药性味,中药釆集、炮制,及中医方剂等课程,先让我粗学知道医之大貌,并抽时间慢慢指定背诵书籍。另外就是每天早上帮他写三、五个处方,因为一早赶在上班前,找到他家中来诊病者很多,上班前时间有限,便早起接待几个,实在不够时间,又安排在下班后看几个。那时是文革期间,我们的正规学业很少,我便能用很多时间,来完成刘老伯布置给我的功课,他非常高兴,之后又安排我去他主管的医院,短期各科室参观学习,宏观了解医院概况。

67年底,刘老前辈见我的学习,不是一时的兴趣,便布置让我系统学习中医阴阳学说、五行学说、脏象学说、经络学说等,从中汲取中医学金字塔般坚实的理论基础。他还将自己的诸多用药经验,写在小本子上交给我,叫我随时记熟(那小本子至今我还珍藏着)。那时候,没有电视看,但宣传广播里,时时都讲讲为人民服务,而我们小青年更每天听到毛主席的为人民服务,心中常希望有什么能耐,可以为人民服务。每逢这时,刘老伯就在讲述病案之余告诫我:如能幸运学业有成做中医,就能最直接,最好的为人民服务,选准了这行,就一辈子不要改变。

可惜,没多久,父亲去了五七干校,我也上山下乡去了农村,我带着中医学作业,心中踏实,无所畏惧的去到吃了上顿没下顿的艰苦农村,这是后话。--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