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难慢性病新医路

奇难慢性病新医路

2018-03-06 09:42:46 来源: 薛理平 !举报

分享到

更多

奇难慢性病新医路我从小学医,拜师良多,后攻读中医学院校,立志精究方术,攻克奇难病疾。为此,毕业从医后,临床面对病人细心聆听,察色观脉,一丝不苟,处方用药,胸有成竹,一般疾病,每每药到病减,很受大众患者的欢迎。也曾被人民日报海外版、陕西日报、甘肃日报、《中华儿女》、广州日报等省、市多家主流报章、杂志采访报导。多少年来,自认爲针灸、方脉,了然心中,辨证施治,得心应手,从未想到过人间还另有中西医学以外的新医路。?

20180301502039095.jpg

有缘在青岛被马礼堂大师收为嫡传弟子,开始学习、认知他传授推广的,以六字诀,洗髓金经,太极功为主要功法的《养气功》,初时并不知其所以然。 多次聆听老师和辅导员讲述其《养气功》治病原理,乃与中医理论一脉相承,因这都是我早已熟知的功课,听来便心存傲慢,并未将此六字诀等养气功法放在眼里。如此学习,虽较快掌握了了功法,但对养气功实质,很长一段时间,还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后来,当我跟随马礼堂大师前往长春、青岛、西安、北京等地传功治病,亲眼看到这养气功法的巨大功效时,才不得不心服:在青岛市政疗养院里,在马老举办的全国第二界养气功教学班中我看到一腹大如鼓的女患者,(后询问是子宫瘤患者),和我们住同一个宿舍,她只是早、中、晚十日的练功,竟然腹平如常人,这样的病案,若以中汤药治疗,收效是做不到如此快捷的。她之前在青岛住医院也指出只有做手术一条路。 另有一同舍学员,是67岁的晚期肺癌病人,她食不下,睡不好,医院通知其家属已无法医治,最多再活二十天。她由作护士工作的女儿陪同练功,并照顾妈妈起居,非常尽心又担心。五月的青岛,天气不冷不热,海风爽爽,空气清新,非常舒服,她也只是十多天的早、中、晚站练六字诀吐纳功法,已吃得香,睡得好,面色渐见红润,精力旺盛了起来。二十天后,练功令她对战胜癌症恶疾的信心大增,心情爽朗了很多,女儿也放下心、开心了很多。(后知她坚持练功一年后,还很健康的生活着)。 这两个身边的病例,让从小立志做良医的我激动不已,夜不能寐,我为此在甘肃日报发文章,青岛学气功(一个月),胜读十年书。?

薛理平照片集--(30).jpg

马礼堂老人从1981年开始向社会公开传授此功法以来,已使数百万计的人获益,治好了他们的高、低血压病、心脏病、肾病、肝病、胃病、神经衰弱、肿瘤、各类顽固皮肤病(牛皮鲜、白癜风 ?)、糖尿病等,各种慢性眼睛疾患,如白内障、近视、老花眼、青光眼等效果甚佳,甚快捷。1988年秋,老师应邀在长春开班,我们同去了七、八个辅导员,学功的病人太多,老师在吉林大学的礼堂为上千多人讲述此养气功法治病理论,然后给辅导员分班,让各带数十人大班教授功法,分给我教授的班里,约80多人,各种顽固慢性病都有。一位一年前中风,留下后遗症的70岁老翕,他半边身子废用,一条腿艰难的不能抬起,脚拖地而行,一只手也臃肿的僵持,曲挂腰际不能抬举。第一堂课,他问我:手不能完成动作,练功有效吗?我鼓励他,只要做好内在的吐纳运气,一定有效。教授学练六字诀功法到了第三日,他突然举手呼老师,大家不觉停下练功来看他,原来,他那拖着不能离地的病腿,竟然可以自行提了起来,离地面半尺多高,且能自如屈伸,这引来全体学员为他鼓掌欢呼。大家练功的劲头也越发高涨。 这么短的时间,如此神奇的功效,是中、西医药、针灸、理疗等,都无法作到的。 我为自己能识得此新医路而庆幸。同时也开始反思读书所学的中、西医学知识,回想我多年在农村医院工作,见过很多慢性病,如中风后遗症,肝病,重症糖尿病等救治的艰辛:纵然半年、一年,甚至多年打针输液,针灸,汤药,功效总是缓慢,和眼下这个病例相比,医院那些治疗可称收效甚微。练功治病的功效,使我认知了治病救人原来可以多方位!

薛理平照片集--(38).jpg

不是只有医院和中西医药这两条路。面对当今被现代医学宣布无法医治的各类慢性顽疾,原来不须要太悲观,和其他任何事物一样,世界之大,治病还有多条路! 我于是从新审视现代医学对诸多奇难大病宣告不治的内涵:糖尿病、癌症、红斑狼疮、肝硬化、乙型肝炎、类风湿、不能治愈,甚至青光眼、高血压、冠心病等等,诸多的慢性奇难杂病都不能治愈,只能终身服药控制,或打针,或手术,但都只能控制、预防其并发证,而不能真正彻底治愈 。 ? ??

这只是医学方向定位的误导,因一部分人们,认识事物受眼光局限所束缚,学问研究做出了有局限性结论,疾病在他们发现的这条路上走不出去,这条路的领航人于是宣告,这些疾病无法治愈,而患病者在盲目跟从中,没顾上找寻、思考世间医路也有多条,并非只有一条。 再后来的近二十年时间里,在香港,我们用六字诀功法,配合中汤药,中成药,成功治愈类风湿,肝硬化,红斑狼疮,白癜风,青光眼,眼角息肉等各类慢性顽疾,再次成功实践了这条光明新医路,其医理与《黄帝 内经》一脉相承;功法因与天、地、人内在的生命运动相合、相融;以经络通养脏腑无损伤,自成风格,别具整体治病与养生的卓越疗效特色。 这个世界,人们耽心、发愁的事情还是疾病太多,真正的医生,焦虑发愁的事情,还是医治疾病的办法太少。中医学千年流传,开创理论依附于大自然之道而博大精深,精方良药,针灸等救人无数,却被今日认识片面、或别有用心的部分人,硬拉到那条走不出去的医路上相对比、追查、问罪,并要她拿出数不胜数成功病例的“科学”证据。 这的确有难度。?

人体脏腑的功能活动,和大自然许多完美运作的事物一样,人们只需要沿着它的规律去认知它,顺应它,而不能切割它,企图征服它,就像电流不能从线中间切割出来,涂抹在显微镜下化验一样。权威医学应当放下架子,换一种角度去研究,研究大道医学为什么屡屡治好人间顽疾,没有流血,花钱少,治愈顽疾不留后遗症。 换个角度去思考,每个人都有这个必要,因为它关乎人的生命、身心健康。(加拿大华裔学者在他的《中庸辩证法》一书中说:“西方医学理论时常改变,教材每一两年就要新换。但是许多西方研究中医的学者认为,几千年来中医的医学理论并没有改变过,其原因是:西方的医学理论没有一个哲学基础,中国医学理论有道与阴阳的哲学基础。另一个原因是,西方的理论是科学逻辑的,常因实验设计的改变而有不同的结论。传统中医的哲学是根据大自然的。大自然不须要改变。”这说明每个医学理论的创立,其基础方向有不同,就像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生活文化一样。每种文化的产生,又与其特定的自然、历史、环境有必然影响。 医学的研究和争端早就由来已久,将后还会继续下去,就先让“争端、研究”留给医学的发展事业吧! 我衷心希望大家思考的问题是:对我们每个人来说,人生苦短,疾病紧随,争端和研究,无法解决我们近在眼前的病痛,即然人间有此中医理论指导下的吐纳导引新医路,可胜医药而治病救人,何不立即行动,让自己先走出疾病困扰,获得人生最可贵的健康? 马礼堂对医学和人类健康的贡献,是在带领战胜慢性奇难顽疾的医路上,留下无数成功医案,并将这份弥足宝贵的,面临消失的中华文化遗产《养气功》重行整理,发扬光大,为人们指出了一条光明医路。让我们有缘识此法宝者,一起普及推广老师留下的宝贵医学文化遗产,为了那些痛苦挣扎在疾病哀怨中的求生者,为了我们每个人的健康人生有保障!老师早年,也曾多次对我说:“你开方用药、针灸、虽都能治病,但一个医生最终能疗治多少病人呢!传功治病见效快、范围广、救治的人多,病人经济负担轻!又安全可靠,不出偏差”。面对老师一生的辛劳付出,我常常感叹自问,什么是伟大的医学家,老师马礼堂的医学贡献,是每个追求完美健康的人,值得学习思考的课题,是“医者父母心”的良知医生,不能视而不见的课题。今已将数十年新医路实践,着书成册,名:《岐黄医道——走出奇难慢性病之路》,六月在香港发售,为了岐黄济世之心愿。

以上文章内容为知名老中医薛理平原创